新闻动态

中国外逃最大贪官高严踪迹难觅或已整容

发布日期:2019-11-01

       

高嚴出逃至今已13年,因其子在澳洲,故一直被猜測藏身於澳洲。坊間關於這位中共外逃級別最高的貪官,有多個外逃版本,至今仍難覓真相。《鳳凰周刊》查找了澳洲每一個州選民花名冊、公司登記和[一些 的拚音:yī xiē]房產交易的[記錄 的英 文:Record],試圖尋找蛛絲馬跡。

今年4月,中紀委通過國際刑警組織[中國 的英 文:China]國家[中心 的英 文:center]局公布的百人名單中,有10人被認為[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藏身澳大利亞,令澳洲[成為 的英 文:Become]大陸新一輪海外追逃的重點國家之一。不過,亦有一些人對名單略[感 的英 文:sense]意外,因為[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中共前雲南省委書記、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高嚴,[河南 的拚音:Henan]交通廳“三朝元老”童言白等在內的多位大陸坊間街知巷聞的著名逃澳貪官,均未上榜。

特別是高嚴,作為迄今為止中共外逃級別最高的官員,他的下落十幾年來一直是個謎■365日博官网商务合作■。除了網絡流傳的各種亦真亦假的往事,中澳兩國官方從未有過任何追逃進展公開,也沒有媒體捕捉到他出逃後的一點點蛛絲馬跡。

一位中國海外反腐的長期觀察人士、澳洲知名媒體華裔[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稱,隻要一提到中國海外追逃,澳大利亞人的第一反應便是高嚴。[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僅是中國民眾對追緝高嚴高[度 的英 文:attitudes]關注,全澳洲的媒體也都很感興趣,大家都[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能首先找到這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貪官。

[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流傳的版本太多,越調查,越[覺得 的拚音:jué de][自己 的英 文:his]陷入一個無解的羅生門事件之中。”這位媒體人說■365日博官网周报■。若高嚴還健在,現在[已經 的拚音:yǐ jing]73歲,留給追逃者的時間已經越來越少。

高新元是[唯一 的拚音:wéi yī]線索

[畢業 的拚音:bì yè]於北京[大學 的拚音:dà xué]的高新元,曾於1996年前後首次來到澳大利亞,根據《鳳凰周刊》查找澳大利亞證券和投資委員會的文件及[當地 的英 文:local]報道,來到澳洲後的高新元在1997年和1999年,陸續開設了兩家公司,分別名為Jutan Development和yutan development。同一時期,高新元同時還在國內與其父掌管的電力王國建立起了一係列有不正當利益輸送的商業[聯係 的拚音:lián xì]

2002年,再度來到澳大利亞的高新元和他的生意夥伴賣掉了他們在澳洲的一塊地,共計300萬澳元。同年9月,其父在被調查期間逃亡海外(因[兒子 的英 文:Son]的原因,被猜測藏匿在澳大利亞)。

一個月之後,高新元返回大陸。據大陸媒體報道,中紀委懷疑其可能協助安排高嚴出逃,對其實行“雙規”。高新元[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中紀委審查後,交待了很多自己的[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問題 的拚音:wèn tí],並牽涉出眾多地方電力係統官員。

2003年4月25日,湖北省檢察院反貪局正式對高新元進行刑事拘留。2004年,武漢中級法院以行賄罪一審判處高新元有期徒刑五年。據大陸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判決有期徒刑,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按此推算,高新元[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在2008年4月底刑滿釋放。此後,高新元再未[出現 的英 文:There][公眾 的英 文:Public]視野。根據《澳洲金融[評論 的英 文:comment]》的報道,高新元在澳洲公司的生意夥伴和員工說,他們也一直未能與高新元取得聯係。

《鳳凰周刊》查找了澳洲每一個州選民花名冊、公司登記和一些房產交易的記錄,也同樣沒有關於這對父子的線索。

對於高嚴,大陸官方一直以來的唯一口徑就是一個字:追!

4月22日,紅色通緝令百人名單公布後,對高嚴追捕情況的關切之聲再起。澳洲媒體報道稱,中方一名官員表示,北京和澳大利亞正在尋求[合作 的英 文:cooperation],將高嚴從堪培拉遣返。

特別是在百人通緝名單中,包含一位逃至美國或新西蘭的原中國電力財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陳興銘,他被認為與高嚴關係十分密切,是其“鐵杆”下屬,從吉林電力公司到中國電力財務有限公司總經理,均由高嚴一手提拔而起。

《鳳凰周刊》對比兩人履曆發現,比高嚴小3歲的陳興銘也同是吉林籍人士,他和高嚴曾經同在吉林省電力工業局任職,是上下級的關係,並且還同在北京相關電力部門[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過。

根據通緝令信息,2001年前後,陳興銘利用職務之便,將中國電力財務有限公司公款2700餘萬元,借給港商郭春生用於營利活動,後因涉嫌挪用公款,被北京市檢察院立案,2002年6月,先於高嚴3個月出逃,目前可能藏匿在美國或新西蘭。

自高嚴外逃後,有關他的腐敗案件調查就陷入停滯,據此有媒體分析,如果[可以 的英 文:can]將陳興銘遣返回國,可能將揭開高嚴外逃案的一角。

身染重病,難以逍遙

實際上,13年來,中澳兩國都從來沒有放棄過尋找高嚴,因為他的貪腐行為和外逃,給大陸政治、經濟等方方麵麵都帶[來了 的拚音:lai l]巨大的震動,很多人的人生軌跡也因他而改變。

作為曾經的吉林省省長、雲南省委書記,以及後來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黨組書記,高嚴既做過權傾一方的封疆大吏,也曾是掌控著一個國家從發電、輸電、配電到供電的[所有 的英 文:all]電力資源的央企航母掌舵人。沒有人會想到,有朝一日,他會逃亡海外。

[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高嚴被推測在加拿大、美國和澳大利亞等多國均有落腳點,所以很長一段時間內,沒人[知道 的英 文:knew]高嚴具體逃到了哪裏。

2002年,《悉尼先驅晨報》曾經報道稱,高嚴可能人在澳洲。隨後,《紐約時報》也據此進行了報道。不過,當時澳大利亞駐北京的大使館方麵曾表示,並沒有獲得消息證實高嚴已經進入澳洲境內。

從2008年10年30日,杭州市公安局在其官網上發布的懸賞金為20萬元的高嚴通緝令可以看到,這位“狡猾”的貪官在外逃之前,做了多麽精心的[準備 的英 文:ready to]工作。僅根據警方掌握的情報就顯示,他至少擁有高慶林、張傳偉等三個假名字和假身份證以及4個護照和1個港澳通行證。

“身在國外的高嚴可能早已更換了新的身份過起自由的生活,甚至可能整了容。”上述澳洲記者稱,這會令追逃難度大大增加。“據谘詢澳洲官方多部門人士得到的信息綜合判斷,各方麵均不掌握確切信息。如果高嚴確實在澳洲,可能澳洲情報部門知其下落,但不對外公布。”

也有人猜測,高嚴在海外的生活可能並不逍遙自在。因為根據通緝令顯示,這位貪官在其60歲出逃之時,即已患有嚴重的腰椎病,發病時坐、起、躺均有困難。腰椎病是[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較難治愈的[疾病 的拚音:jí bìng],現年73歲的高嚴,即使健在,可能也難以自由地活動了。

名單內外的外逃者

沒有被列入百人名單的著名逃澳貪官中的“大老虎”代表,還有河南交通廳“三朝元老”童言白。現年58歲的童言白,在2004年出逃前,曾曆任河南省高速公路局局長、河南省高速公路發展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兼黨委書記等職務。並在2001年獲得“全國交通勞模”稱號。

2003年,許昌至漯河高速公路出現嚴重的質量問題。有關部門對許漯高速公路的質量問題立案調查。曾任該高速的常務副指揮長的童言白也被同時調查。

2004年1月,在被調查期間的童言白,使用非法渠道獲得的護照,悄悄攜贓款從[深圳 的英 文:Shenzhen]黃崗口岸出關,經[香港 的英 文:中國香港]、菲律賓等地,輾轉逃至澳大利亞。其時,他的妻子與兒子,早已在澳大利亞落腳安定下來。童言白至今仍逍遙法外。

一些知名外逃者為何在百人名單之外,有分析認為,可能性有多種。一則此次名單僅列百人,或隻是階段性的公布;二則名單或以震懾性為主,一些逃亡者雖未見信息披露,但實際追逃或勸返的步驟已在進行之中,暫無需列入名單。從大陸官方曆次表態來看,百人名單顯然遠非追逃目標的[全部 的英 文:all]

[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包括中澳聯合追逃在內的大陸係列追逃行動的持續進行,越來越多外逃貪官隱匿多年的信息不斷被挖掘。即使像高嚴、童言白[這樣 的英 文:then]策劃多年、行動縝密、多國轉移的“高端”外逃貪官,落入法網亦可期待。

高嚴外逃“羅生門”:疑已整容換身份 或在多國有據點

來源:鳳凰周刊 記者/孫楊 特約記者/蔡源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圖片] 今天有誰像楊絳一樣淡泊名利

今天,無論文學界還是學術界,浮躁已經成為了一種突兀的符號,還[有多少 的英 文:How many]人像楊絳一樣淡泊名利?[或許 的拚音:huò xǔ]有,但一定不多!當然,追逐名利,沒有原罪,無可厚非,但總得堅守一定的底線吧,還有多少人像老派知識分子那樣從良心出發?

公眾為何不[相信 的拚音:xiāng xìn]“腦控汽車”

[科學 的拚音:kē xué]探索需要想象力,但科技發明必須考慮會不會擾亂社會秩序。如果一個既不大可能又可能擾亂社會秩序的發明被報道出來,公眾首先是表示不信:“為啥每次看見國內這種就覺得是純吹牛騙經費的。”“出了事,[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怪車的質量,要怪怪你腦袋有問題。”

吊詭的“王林[大師 的拚音:dà shī]”這次栽了?

有人說,王林是政商界的掮客,以及聯係[娛樂 的拚音:yú lè]界為政商界[服務 的拚音:fú wù]的老鴇。王林不僅長期隱秘於政商圈,還與娛樂圈打得火熱,不少影星歌後是他的幹[女兒 的英 文:daughter]。不過,如今王林被警方帶走了,就不是圈內女星人人自危,那些政商圈人的又多少將要夜不能寐,坐立不安了?

別讓萬裏們開辟的事業停滯

古人雲,“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希望到紀念改革開放50周年之際,[我們 的拚音:wǒ men]能夠交出一份無愧於萬裏這一代改革派政治家的答卷,而不是讓他們以無所畏懼的勇氣、冒著巨大風險開辟的事業中途停滯,甚至夭折。


本文由◆365日博官网信息中心◆发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