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2019年贵州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十大典型案例发布

发布日期:2019-11-25

       365日博官网免费收藏    

6月17日,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2019年貴州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十大典型案例。

[strong]1■365日博官网日报■。楊祖芬訴貴州開磷集團礦肥有限責任公司合同無效返還案[/strong]

簡要案情:楊祖芬對開陽縣金中鎮沙壩村兩塊林地享有使用權。2015年,開磷礦肥公司、沙壩村委會簽訂協議,將前述林地交由開磷礦肥公司用於堆放廢渣。2017年7月楊祖芬訴請確認該協議無效並獲法院[支持 的英 文:support]。楊祖芬隨後以開磷礦肥公司渣場覆蓋了其林地構成侵權,且已不能恢複原狀為由訴至法院,請求:判決被告開磷礦肥公司停止侵害,並按征地補償標準賠償原告[經濟 的拚音:jīng jì]損失110餘萬元。清鎮市人民法院認為,法律禁止將林地改為非林地,以[保護 的拚音:bǎo hù]生態紅線■365日博官网公文发布■。原告[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訴請被告返還其林地,不能請求法院判決按征地費用標準對其進行賠償而放棄返還林地請求。在法院釋明後,原告將訴請變更為要求被告恢複林地原狀並返還林地,若不能恢複返還,則按征地標準折價賠償110餘萬元。最終法院判決被告將林地種植功能恢複到與周邊林地功能相近後予以返還,駁回楊祖芬賠償請求。

典型[意義 的拚音:yì yì]:保護林地資源,守住生態紅線是環境資源審判中必須堅持的司法理念。人民法院堅決製止變相索取征地補償款,放任侵權人改變林地用途,破壞林地資源的行為。對於[已經 的拚音:yǐ jing]堆放了礦渣的林地,清鎮市人民法院在判決返還時,還要求被告必須恢複林地功能,彰顯了人民法院堅持能動司法,在環境資源審判中堅決貫徹落實生態修複理念。

[strong]2。貴州首例涉及長江流域水土保持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貴州省青年法學會訴[深圳 的英 文:Shenzhen]博達公司等水土保持民事公益訴訟案[/strong]

簡要案情:貴州遵義洪關太陽坪風電場占地麵積約24平方公裏,安裝24台風機。該工程項目所在地屬貴州省生態功能區劃中喀斯特脆弱生態區,以及國家級水土流失重點治理區。根據該風電場2015年、2016年《水土保持監測報告表》記載,項目[建設 的英 文:building]過程中存在以下[主要 的英 文:main][問題 的英 文:foul-ups]:1。風機基礎開挖麵積大,未對周邊擾動的[區域 的英 文:regional]布設水土保持措施;2。道路區在施工過程中未采取任何水土保持措施,造成了較大的水土流失;3。擾動的建設區域,未做好剝離表土的臨時堆放,經雨水衝刷,易造成大量的水土流失。貴州省青年法學會據以認為建設單位未嚴格按照環境保護法、水土保持法規定的”三同時”製[度 的英 文:attitudes]采取[有效 的英 文:valid]的水土保持防治措施,加劇項目所在地水土流失,加大後期水土流失治理難度,降低生態係統[服務 的拚音:fú wù]功能,增大生態環境受損風險。為此,該會向法院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請求判令建設單位深圳博達公司、遵義桂冠公司立即進行整改,消除生態損害危險,並承擔生態損害賠償責任。經遵義市中級人民法院主持調解,雙方達成由建設單位按照第三方製定的修複方案加緊實施水土保持植物措施整改工程,防止[發生 的拚音:fasheng]水土流失、山體滑坡風險的調解協議。

典型意義:本案係貴州首例涉及長江流域水土保持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該案不同於[其他 的拚音:qí tā]事後追責補救型案件,法院針對案涉風電項目在建設施工過程中[可能 的英 文:would]對長江流域[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支流造成局部水土流失風險隱患的特殊情況,在審理過程中秉持事中預防、嚴格保護理念進行調解,最終促成了由[企業 的拚音:qǐ yè]按照第三方製定的修複方案實施補植複綠工程的調解協議,將重大生態[安全 的英 文:safest]隱患消除於萌芽之中,為長江流域築牢綠色生態屏障。

[strong]3。北京市朝陽區[自然 的拚音:zì rán]之友環境研究所、貴陽[公眾 的拚音:gōng zhòng]環境[教育 的拚音: jiào yù][中心 的拚音:zhōng xīn]與華潤新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華潤新能源(劍河)風能有限責任公司生態破壞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strong]

簡要案情:2015年至2016年,華潤風能公司在劍河縣老山界風電場項目建設過程中,非法占用林地在山脊上修建公路,對劍河縣鵝掌楸自然保護區內的國家二級保護植物鵝掌楸及其生境造成破壞,造成鵝掌楸死亡13株、壓壞9株、傷17株、被泥土沙石掩埋185株,均為自然林,另有85株人工栽培鵝掌楸被損壞。經檢察機關提起公訴,風能公司的相關項目[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人分別被追究非法毀壞國家重點保護植物罪和濫伐林木罪。此後,風能公司已停止鵝掌楸及其生境的破壞行為,放棄了自然保護核心區內五座風電機位的建設,並采取積極措施與第三方簽訂鵝掌楸初步恢複協議,並預付了 300萬元植被恢複保證金。該案訴訟過程中,經黔南州中級人民法院委托鑒定機構鑒定並作出修複方案後,主持各方當事人達成了調解協議,各方均認可鑒定機構對本案作出的環境損害鑒定評估報告中的基本恢複和補償性恢複方案,並由原告、法院和自然保護區相關主管部門共同監督實施。

典型意義:該案涉及項目為風能發電項目,屬於清潔能源,是國家[大力 的拚音:dà lì]提倡的項目,但綠色項目也需要綠色建設,對於建設中肆意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法院必將旗幟鮮明予以打擊和製止。但法院在審理過程中並不是一刀切式的叫停項目,而是引導當事人努力尋求損害[最小 的拚音:zuì xiǎo]化的生態修複方案,妥善處理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二者的關係,取得良好的法律效果、經濟效果和生態環境效果。

[strong]4。田錦芳、阮正華、吳昌順汙染環境案[/strong]

簡要案情:2017年9月,被告人雙元鋁業公司環保科長田錦芳將公司存放的一批固體工業廢物1298噸交由被告人阮正華處置。阮正華將該批固體廢物轉賣給被告人吳昌順等人。該批固體廢物被吳昌順等人任意傾倒、掩埋。經檢測、評估,已對周邊環境造成了汙染,處置危險廢物的費用達379萬元。案發後,雙元鋁業公司和被告人田錦芳、阮正華願意賠償420萬元,並已支付255萬元。在審查起訴階段,三被告人自願認罪認罰,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公訴機關[建議 的英 文:pointers]對三人適用緩刑。清鎮市人民法院認為,三被告人任意處置危險廢物1000餘噸,嚴重汙染環境,其行為均已構成汙染環境罪。鑒於三被告人案發後積極支付生態環境損害費用等情節,判決田錦芳、阮正華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吳昌順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對三被告均並處相應罰金;禁止田錦芳在緩刑考驗期內從事與環境保護相關的活動;禁止阮正華在緩刑考驗期內從事廢舊物資回收的經營活動。

典型意義:該案三名被告人在檢察機關審查起訴階段即認罪認罰,其本人及家屬主動籌措資金要求對汙染環境行為造成的環境損害進行修複和賠償,並在檢察院簽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基於此,檢察機關對三被告人均提出適用緩刑的量刑建議,對三被告人從寬處理、適用緩刑。法院依法適用寬嚴相濟的刑事司法政策,將量刑與生態修複狀況相結合,能夠有力激發被告人及其親友的主動修複生態環境的動力,使在懲處犯罪的同時,實現[最大 的英 文:largest]化的生態環境修複。

[strong]5。廖彬非法占用農用地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strong]

簡要案情:2017年1月至11月期間,被告人廖彬在經營倒土場過程中,在其獲得審批用地之外的集體林地上非法傾倒建築渣土。經鑒定,占用林地45畝,原有林業種植條件遭到嚴重毀壞。在本案審理過程中,廖彬家屬已著手實施土地複墾,廖彬亦書麵承諾按照相關部門要求繼續履行生態修複義務,確保生態修複效果。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起訴人對廖彬的生態修複行為予以認可,本案附帶民事部分予以和解。清鎮市法院認為,被告人廖彬未辦理林地占用審批手續,為生產經營活動而占用並毀壞林地45畝,構成非法占用農用地罪。鑒於廖彬歸案後能如實供述,當庭自願認罪認罰,案發後進行生態修複,決定對其從輕處罰,判決廖彬犯非法占用農用地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30000元。

典型意義:非法占用農用地嚴重侵害土地、林地等資源,危及生態紅線,應依法進行打擊。但在懲治犯罪的同時,實現生態修複也是環境司法的重要目標。在本案審理過程中,被告人及其家屬積極進行生態修複,對此應予以鼓勵。法院以此作為被告人認罪悔罪的重要[表現 的拚音:biaoxian],對其從輕處罰,有益於引導犯罪分子對被破壞的生態環境進行最大限度的修複。

[strong]6。被告人王應乾等六人非法采礦案[/strong]

基本案情:2017 年10 月,[當地 的英 文:local]居民被告人王應乾等六人在銅仁市江口縣梵淨山自然保護區上堰溝開采紫袍玉帶石55 件,重1031。90千克,案涉礦石價值人民幣63,922元。江口縣法院認為,被告人王應乾等六人違反礦產資源法的規定,未取得采礦許可證,擅自在梵淨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采礦,且區域屬於禁采區,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非法采礦罪。判決被告人王應乾等六人犯非法采礦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3000元。

典型意義:自然保護區為礦產禁采區,按照兩高關於辦理非法采礦、破壞性采礦刑事案件的解釋規定,非法采礦罪的一般入罪標準為非法開采的礦[產品 的拚音:chǎn pǐn]價值達10萬元至30萬元以上,但對自然保護區內非法采礦加大打擊力度,礦產品價值達到5萬元至15萬元以上的即可入罪。本案的審理對抱著靠山吃山觀念,心存僥幸的在自然保護區內私挖濫采的單位或個人,特別是保護區內村民起到了良好的警示作用。

[strong]7。韓勇訴貴陽市環境保護局撤銷環評許可案[/strong]

簡要案情:第三人貴陽泉豐環保節能有限公司向被告貴陽市環保局報建汙水處理廠項目。該局受理後在其官方網站上公示了受理情況及環評情況,公示期限屆滿後作出建設項目環境[影響 的英 文:effect]評價文件審批決定並在其官方網站上進行了公告。第三人獲得環評審批後[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施工,現工程尚未完工。原告韓勇等11人認為項目距其所購住宅樓過近,該項目建成後會對其居住的環境造成影響為由提起11案的訴訟。法院認為,隻要嚴格執行”三同時”可避免汙染物產生的影響,原告推定項目今後營運會對其產生影響沒有事實依據,故判決駁回原告韓勇等11人的訴訟請求。宣判後,各方均未上訴。

典型意義:本案屬於典型的”鄰避效應”案件。市政在建設垃圾填埋場、垃圾焚燒發電廠、汙水處理廠等項目時,附近居民為避免其環境質量下降,往往會通過信訪、訴訟等方式進行反對阻撓,無限放大其訴求。法院審理該類行政案件,既要保護公民人身[[財產 的拚音:cái chǎn] 的英 文:property]等合法權益,但同時也不能放任其權利濫用,要合理平衡附近居民的群體利益和[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建設的整體需求,對經過合法環評,對附近居民無實質損害的項目,要依法支持行政機關作出的項目建設決定。

[strong]8。赤水市均智建材有限責任公司訴遵義市環境保護局環境行政處罰案[/strong]

簡要案情:原告均智公司在未辦理建設用地、環境影響評價、水土保持、涉河建設項目等審批手續的情況下,在長江上遊珍稀特有[魚 的拚音:yú]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的赤水河河道開工建設貨運碼頭,該碼頭占地約30畝,填場土方約10萬立方米,已完成投資約1500萬元。被告遵義市環境保護局現場檢查的當日作出責令原告改正違法行為的決定書並送達原告,在組織聽證後作出責令停止建設並按照投資額的2%處以罰款的行政處罰決定。原告遂訴請撤銷該行政處罰決定。法院認為,原告項目未經環境影響評價,在長江上遊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內投資建設貨運碼頭,違反法律規定,被告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正確,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典型意義:該案中,環境保護行政執法機關嚴格執法,依法製裁環境違法行為並取得顯著效果,環境資源審判對環境行政執法給予強有力支持和保障,彰顯了環境保護綜合治理,以及司法與行政聯動保護的現實意義。

[strong]9。鬆桃苗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訴鬆桃苗族自治縣水務局城市汙水排放[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行政公益訴訟案[/strong]

簡要案情:振亮公司[開發 的英 文:developing]建設的楊芳路小區生活汙水直接排入南門河。經鬆桃環保局、鬆桃水務局多次要求整改未果。鬆桃檢察院向被告鬆桃水務局發出檢察建議書,仍未得到實質性整改,遂向法院起訴要求被告履行職責。被告以已經履行職責,但[無法 的英 文:to be]查清汙染原因,故不能作出行政處罰為由進行抗辯。法院認為,被告負有城鎮汙水排放設施及汙水處理運營情況監督管理職責,發現城鎮汙水管網及汙水處理設施運營異常時,不采取措施查明原因、治理汙染,在檢察機關發出檢察建議後,仍然推卸責任,構成怠於履行法定職責,判決被告怠於履行法定職責的行為違法,責令被告繼續履行監督管理職責,督促第三人鬆桃縣供排水總公司在判決生效後六個月內完成南門河汙染治理[工作 的拚音:gōng zuò]。宣判後,各方均未上訴。經回訪,南門河全河段治理已近尾聲。

典型意義:本案涉及一個片區的市政生活汙水治理,需要財政支持,但地方財力有限而不願投入專項治理資金,導致行政機關敷衍塞責。法院通過判決,向被告提出整體治理、徹底根治的履行法定職責要求,促使地方政府給予財政支持,合理[解決 的英 文:settle]了市政汙水治理問題,彰顯了環境資源行政審判的監督力量。

[strong]10。銅仁市鬆桃苗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訴鬆桃林業局林業行政管理一案[/strong]

簡要案情:大興社區居委會將某集體[所有 的英 文:all]的林地出租給世興投資公司,該公司在沒有相關手續的情況下,將181畝林地用於修建動物觀光園、生態休閑度假山莊和生態農業觀光園,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已被判非法占用農用地罪。鬆桃縣人民檢察院三次向被告鬆桃林業局發出檢察建議書,建議查處世興公司的違法行為並責令世興公司恢複涉案林地及生態植被未果,遂提起訴訟。被告以其已決定由第三方進行異地複綠,但因資金撥付未到位錯過最佳植樹時期進行抗辯。法院認為,被告在未對世興公司作出責令補植複綠的行政決定的情況下直接決定由第三方對涉案林地進行異地補植複綠,不符合履職的法定程序;且至今仍未作出責令違法者補植複綠的行政決定違法,判決被告依法履行監管職責至補植複綠工程驗收合格。宣判後,各方均未上訴。

典型意義:本案環境行政公益訴訟的目的,在於督促行政機關依法履職,並最終解決環境修複問題。法院在審理該案時,[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僅審查被告是否有履職行為,還對其履職行為的合法性、適當性,以及環境問題是否能得到解決進行了審查。在行政機關僅有履職行為,卻不產生實際效果的情況下,判令行政機關繼續履職,對有些行政機關的敷衍塞責起到了良好的警示效果。

責任編輯:蘭傑欣

 
网站地图